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黑天鹅之年,钱去哪儿了?2020 年上半年教育行业一级
发布日期:2020-07-21 05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2020 年,疫情发生,黑天鹅之年降临。围绕着「钱」的来去,教育行业自救与狂欢同台,分化与整合加剧。

回看上半年的中国教育行业一级市场特点,先是一个「冷」字:据 IT 桔子数据统计,截至 6 月 29 日,2020 年上半年中国教育行业一级市场共发生 112 起投资事件(其中包括 2019 年底投资交割置后披露的项目),交易数量环比下降 32%,同比下滑 45%。交易笔数大量减少,足见市场之冷。

再是一个「高」字:据 IT 桔子数据统计,截至 6 月 29 日,2020 年上半年,教育行业一级市场投融资涉及金额共 196 亿元,环比增加 10%,同比增加 15%,单笔融资金额增加 77%,高达 1.75 亿元。其中,猿辅导融资 10 亿美金,作业帮融资 7.5 亿美金,这两笔高额融资吸收了市场绝大多数资金注意力。

把冷峻的市场环境与高额的融资金额两相对比,可窥见的是教育行业正处于周期低谷,行业分化与整合进一步加剧。

何为周期低谷?此前多鲸在《2019 年中国教育行业投融资分析报告》中曾有分析,教育行业受政策、产业、资本影响,在政策周期、产业周期、资本周期三期叠加下,正回归常识性探索。如今疫情之下,本处于三个周期交界处的教育行业更迎来至暗时刻。

先说政策周期。教育行业政策具有明显的周期性,教育相关法规和政策的更新围绕民生呈现不规则钟摆,近 10 年监管逐渐趋严、频繁,合规成为关键问题。政策目标要求教育符合「普惠」和「公平」的民生属性,但教育是提升国家人力资源竞争力的主要路径,具有选拔目的,因而基于人才选拔的升学竞争必然会发生在某一个教育阶段。

再说产业周期。教与学的场景正从校内转向校外,新的流量平台加速改变传统意义上的教与学的角色,不同赛道的潜在消费人群对于教育产品的需求差别很大。满足日益分层的学习需求是社会的难题,无序的教育资源供给则会导致教育行业乱象丛生。自上而下的监管与自下而上的教育事业产业化不可避免地产生摩擦。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